美克家居

千亿锦安生死劫:27只产品踩雷,大面积逾期

摘要:厂长的话 国内的投资市场,已然告别了狂飙猛进的高速时代,其特定环境下的高收益湮灭了,可伴随其中的风险却没有消失。受累于融资方的各种不靠谱,最近国内的三方财富算是祸事...

厂长的话

国内的投资市场,已然告别了狂飙猛进的高速时代,其特定环境下的高收益湮灭了,可伴随其中的风险却没有消失。受累于融资方的各种不靠谱,最近国内的三方财富算是祸事不停。自去年初显端倪后,锦安的这道疤痕终究还是遮掩不住,甚至愈演愈烈。接下来,是背水一战逆袭,还是会积重难返呢?

千亿锦安生死劫:27只产品踩雷,大面积逾期

 

又见踩雷王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资本圈盈亏同源的事情,近年以来也是时有发生。

上市公司+房地产,原本是前些年里财富跃迁的一大捷径。。。但随着政策变动及监管升级,这些炙手可热的超级赛道说塌就塌,还埋没不少追逐其中的金融机构 。

就在最近,深圳地区的知名三方财富——锦安财富,被爆出多只产品的兑付逾期问题。

根据《红周刊》的相关报道,锦安鸿途系列的三只产品,瑞泽系列的2只产品、新锦安公馆1期、新城智享1号等多只私募逾期未付。。。而厂长在雪球看到的情况更为夸张,截至一季度,锦安出现本金或利息逾期的产品数量高达27只:

千亿锦安生死劫:27只产品踩雷,大面积逾期

 

千亿锦安生死劫:27只产品踩雷,大面积逾期

 

从具体原因来看,此前最为受捧的老套路——“上市公司和房地产”,成了锦安踩雷的重灾区。

以金色木棉——前海新锦安公馆一期为例 。

该产品于16年11月成立,原到期日为18年11月,后又延期到了今年5月。其还款来源是“海纳公馆”项目的销售回款。值得一提的是,该地产项目位处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前海开发区,主打小户型住宅,理应是个炙手可热,不愁卖的火爆项目,但因为“不可控因素”,预售证迟迟不批,使得实际的开盘销售延期。。。而截至公司最新公告,该产品回款仍然困难,对应的私募产品也不得不“二次延期”:

千亿锦安生死劫:27只产品踩雷,大面积逾期

 

实际上,套在“新锦安”上的私募产品还有不少。根据投资人爆料,以新锦安作为融资方的产品还有六只,总规模达16亿,也包括出现逾期的2只瑞泽系列产品。

而除了政策变动频发、大坑不断的“地产项目”,上市公司的“黑天鹅”也是害人不浅。

去年年底,锦安发布了相关延期公告,称其原应于18年12月到期的鸿途六号一期,现因“融资企业的现金流压力”被展期了6+6个月。

而根据资料显示,这只产品的融资方是广东恒润华创实业,其正是上市公司“ST天润”持股11.27%的二股东:

千亿锦安生死劫:27只产品踩雷,大面积逾期

 

话说A股市场的2019可谓先仰后抑,尤其一季度后更是画风突变,好好的“牛二”沦为了白马股、垃圾股相互“献丑”的舞台。

今年3月26日,天润数娱发布公告,称“因公司股东未在承诺期内归还公司募集资金及接触违规担保,使得公司触及其他风险警示即ST化”。。。至此之后,“股权冻结”、“非标意见”等利空炸弹接踵而至,公司股价也兵败如山倒,四个月来已然蒸发了60%。

诸如类似的还有鸿途系列另一只产品的融资方——粤泰股份。这家老牌上市房企最近也因外债纠纷陷入了股权轮候冻结的困境。截至7月23日的公司公告,“公司目前流动性困难尚未完全缓解”,其股价也在近一个月里缩水了一半市值。

锦绣不再,何以自安?

说到这里,其实厂长在去年的文章《深圳私募连环炸,锦安连续踩雷、小牛风波不断》里就写过类似的问题:

千亿锦安生死劫:27只产品踩雷,大面积逾期

 

当时锦安被爆出三个产品出现“展期”,其全都祸起集团旗下的私募基金——金色木棉系列。

具体来看,该产品分别踩了上市公司猛狮科技大股东、斯太尔、*ST德奥及保千里的雷。事发后公司比较爱惜羽毛,还自行垫付了9-10亿来平息事端。。。

不过,就如厂长当时所说,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自救行为本身违规不说,终究也就是个“治标不治本”的法子。运气好,资金充裕渡过危机了自然好,但要是运气不好,外债收不回来,或是资产端再踩个什么雷,最后还是会祸及自身,吃力不讨好。

千亿锦安生死劫:27只产品踩雷,大面积逾期

 

而究其本质,掩盖在坏“运气”背后的,还是三方财富从“旧时代”里,遗留下来的那些“沉疴旧疾”。

根据天眼查的公开信息显示,锦安财富的运营主体“深圳市锦安财富管理公司”,其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本及实缴资本均为6000万元。

其公司实控人高岩拥有20年以上的从业经验,在哈尔滨人民银行、中融信托里担过要职,也整过一些大项目。2008年后,这位女强人自立门户创立锦安,在随后的十年里追波逐浪,成为一度坐拥30多家分支机构、千余名员工,累计募集规模近千亿的业内大佬。

千亿锦安生死劫:27只产品踩雷,大面积逾期

 

从其控股资料里可以发现,高岩还有一家“锦安控股”,它以资产管理、财富管理、海外配置为三大业务核心。旗下有基金销售及私募机构,像厂长上头你所提到的“金色木棉”正是其中之一。而根据投资者的爆料,锦安逾期的产品均为“金色木棉”及“彼岸大道”发行,并由兄弟公司锦安财富“一条龙代销”。

说白了,“左手产品端,右手销售端”,锦安随了前几年里的业内大流。可这种自主调研、“自产自销”的业务模式,就极为考验相关机构的管理能力及风控水平。

现在看来,锦安的资产质量不高,其管理水平也有不足。。。这些问题其实一直都有,之所以憋到现在才爆,还得归功于时代背景的掩护。

一言以蔽之,08年以来的货币、监管双宽松,给了三方财富茁壮成长的最佳土壤。

实体角度,各类基建大肆开工,“水泥经济”可谓日新月异;而另一方面,金融创新大行其道,各类金融机构如雨后春笋蓬勃而起。。。那时候的问题可不是差钱,而是闲钱太多,却没资产投的问题。

而从融资方的角度,优质资产肯定优先考虑银行、信托,而三方机构获得的资源就要相对差些;但相对的,三方代销的产品收益却着实不低,这在刚兑年代貌似不成问题。既然举世皆浊,我能独清?然而天时易变,锦绣年华不再,这去杠杆的压力突如其来,故而有了今日种种。。。可冷眼旁观,说是意外,也不过是当年罪孽的清算罢了。

如何收场?

对于如此大规模的逾期爆发,锦安方面倒还算负责。像一季度27只“疑似问题产品名录”里,就已有部分产品陆续兑付了收益,其本金的兑付方案也在积极洽谈之中。比起恒富金融那一路是强的。

除此之外,融资方这块也在积极催账。今年1月旗下的“彼岸大道”就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将粤泰控股旗下的广州城启集团告上法庭。

千亿锦安生死劫:27只产品踩雷,大面积逾期

 

不过在厂长看来,锦安态度虽然端正,但其面临的处境却难言轻松。

一方面大环境败坏,舆论压力明显,投资者对任何的“缓兵之计”都极为反感,兑付方案等收拾残局的压力很大。

而对于罪魁祸首的融资方而言,它们却乐于隔岸观火,最好投资者们能把平台搞崩,没准就能把所欠巨款变为“逃废债”。

另一方面,资管新规落地后,诸多借新还旧的老手段被彻底掐死。而旧债在前,新产品更是发不出去,这些因素共同酿成了现在“前无去路,后有追兵”的困局。。。至于能否有强援插手,做那神兵天降般的白马骑士,也是一厢情愿,尽人事听天命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在去年三季度的时候,锦安还曾经得到过世界500强——正威集团的青睐。

说到这个正威集团,在业内素有“最低调500强”之称。在最新出炉的世界500强企业名单里,正威曾以第119位力压阿里腾讯人保,处在世界顶尖集团的第一梯队。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这家集团主打高科技产业牌,以金属/非金属的新材料产业链为主导。不过近些年来它也追随潮流,将触角伸向了金融领域。它有自己的私募基金,也控股了多家商业保理、融资租赁相关的金融公司。

而根据工商信息显示,去年9月26日,集团旗下的“正威金控”曾出资5555万,以10%的持股位列锦安控股第四大股东,这显然也是其金控版图里的一招落子。。。然则一年功夫不到,这家巨无霸却又于今年6月火速退出,其中缘由不得不令人遐想一二——这或许有“金控新规”的政策施压因素,也可能是在“深入了解”后,觉得“得不偿失”的止损选择。

千亿锦安生死劫:27只产品踩雷,大面积逾期

 

不管怎么说吧,被大靠山“抛弃”之后,锦安必须引入实力强大的新军,要像雪松入主中江那样彻底改换公司的基本面样貌。

实际上,锦安也在求援路上积极“出招”。今年五月,昆仑甬达总经理曾造访锦安,而这个昆仑甬达正是昆仑信托的旗下公司。结合网上流传出的资料,昆仑信托的确有意“接盘”,但也提出了“基金销售量”等先手条件。就最新消息来看,双方意向是有的,但具体进展尚不明确。

不管怎么说吧,随着资产端黑天鹅的“陆续爆发”,产品端的“清算潮”恐怕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但大家不必过于悲观,这是中国资本市场转型带来的阵痛,也是正本清源,回归初心的必经之道。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