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克家居

黄建军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一审刑事

摘要:山西省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忻中刑初字第87号 公诉机关山西省忻州市人民检察院。...

山西省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忻中刑初字第87号

公诉机关山西省忻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黄建军,又名”黄三”,男,****年**月**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捕前暂住山西省忻州市。该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03年被忻府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三千元;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10年被忻府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千元;因涉嫌贩卖毒品罪于2015年5月17日被忻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4日忻府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批准逮捕,于次日被忻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执行逮捕。

辩护人郭敬荣,山西惠胜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岳莉彩,女,****年**月**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捕前暂住山西省忻州市。该因涉嫌贩卖毒品罪于2015年5月17日被忻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4日忻府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批准逮捕,于次日被忻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执行逮捕。

辩护人于新民、冯晋苏,山西卓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山西省忻州市人民检察院以忻检诉一刑诉(2016)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黄建军犯制造、贩卖毒品罪,被告人岳莉彩犯贩卖毒品罪,于2015年12月3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审查后认为符合法定开庭条件,决定开庭审判,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月22日、2016年2月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山西省忻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薄云霰、胡烨出庭支持公诉,二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山西省忻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2015年4月间,被告人岳莉彩、黄建军在忻府区团结路东方宾馆附近多次以100元之价向吸毒人员郝某某出售零包土制海洛因。

2015年5月10日左右的一天,被告人黄建军在忻府区

团结路东方宾馆附近以200元之价向吸毒人员王金某出售1小包土制海洛因。

2015年5月15日17时许,被告人岳莉彩驾驶晋A×××××黑色越野车从该与被告人黄建军共同租住地阳光小区出发,在忻府区团结路与新建路交叉处以150元之价向刘某(特

情人员)出售土制海洛因1小包。被告人岳莉彩、黄建军于

当日被抓获,当场从被告人岳莉彩随身携带物品中查获四小

包土制海洛因0.530克、从二被告人共同租住的阳光小区居所阳台查获正在晾晒的土制海洛因361.952克、冰箱内查获土制海洛因149.432克、咖啡因57.513克;从卧室床下查获酸、碱、容器等制毒工具;从卫生间内查获制毒残留含吗啡成分的棕色液体614克;从二被告人曾租住的欣秀苑小区居所抽屉查获海洛因0.701克。上述毒品成分和制毒工具均经忻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依法鉴定。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黄建军以贩卖为目的制造毒品,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应当以制造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黄建军、岳莉彩多次零包贩毒且持有海洛因512.615克、咖啡因57.513克待售,二被告人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二被告人刑事责任。被告人黄建军、岳莉彩系共同犯罪,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被告人黄建军因贩卖毒品罪两次被判处刑罚又犯制造、贩卖毒品罪,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条之规定。

庭审中,被告人黄建军辩称他没有贩卖和制造毒品,欣秀苑的毒品不是他的,制毒工具不是他的,冻结的他卡上的钱和扣押的28600元是他的合法收入,长城车是借的高建军的。

被告人黄建军供述称他家里的毒品是一个姓赵的内蒙人在逮他的那天中午以后给他的,他是去高速路口取的,他有的打开包装了,有的没有打开包装,打开的是土制海洛因,因为湿着,他放在阳台上晾着了,晾着的时候岳莉彩不在,没打开的他放在冰箱里了,岳莉彩不知道。家里所有的毒品有些是姓赵的人给的,有些不是姓赵的人给的,欣秀苑里查获的毒品不是他的,阳光小区卧室里查获的酸、碱、容器不是他的,也不是岳莉彩的,他没有零包贩过毒,他没有让岳莉彩卖过毒,现代越野车是岳莉彩的,他卡上的钱是他的合法收入,是他跑车挣来的。他和岳莉彩同居两年了。

被告人黄建军辩称他不认识郝某某,也没有见过郝某某,未卖给过郝某某毒品,他不认识王金某,也没有卖毒品给王金某,王金某没有向他买过毒品。

被告人黄建军的辩护人认为:(1)从卫生间内查获的614克棕色液体是含吗啡成分的液体,不是吗啡,不是毒品,含有吗啡成分的液体,形成原因有多种可能性,制毒残留不具有唯一性,不能认定为毒品数量,也不能认定为制毒残留。(2)从欣秀苑小区查获的海洛因0.701克不属于被告人黄建军所有,黄建军哥哥本身是吸毒人员,在欣秀苑居住多日,不能排除该毒品系黄建军哥哥持有的可能性。(3)关于查获的五百余克海洛因,二被告人没有供述要贩卖该五百余克海洛因,证人证言也未证明二被告人准备实施贩卖五百余克海洛因,本案证据不能证实2015年5月15日被告人黄建军带回家的511.384克海洛因是其准备贩卖的毒品,起诉书指控以贩卖为目的的认定无事实依据。(4)二被告人未供述制造毒品的事实,614克含有吗啡的液体不能证明是制毒残留,鉴定意见中送检的材料与搜查扣押的材料不符,鉴定意见中检材小刀一把、筷子一根、不锈钢盆一个来源不明,本案扣押的两瓶液体没有证据证明是醋酸酐,醋酸酐是可以用于制造毒品的化学配剂,不能直接证明被告人黄建军制造毒品使用了醋酸酐,需证明被告人黄建军制造毒品时使用了多少醋酸酐,扣押的五袋碱是生活用品,不能证明黄建军制造毒品使用了五袋碱,本案的物证不能证明是黄建军所有,也不能证明是黄建军用于制造毒品的工具。本案没有证据证明黄建军制造毒品的主观故意,制造毒品的时间、地点、方法、原料、制造毒品所使用的工具,更没有证据证明黄建军制造成的毒品种类、克数等,无制造出的毒品物证,本案证据不符合制造毒品罪的犯罪构成要件,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黄建军制造毒品的罪名不能成立。(5)扣押的长城车不属于黄建军所有,没有证据证明高建军知道黄建军用车作犯罪工具,应予返还高建军。(6)冻结的黄建军的存款本案没有证据证明是非法所得,应退还。

庭审中,被告人岳莉彩辩称公安机关扣押的东西她没有见过,被告人岳莉彩供称她不吸毒。她和黄建军同居两年。

被告人岳莉彩辩称郝某某打电话是叫她去打麻将,她没有卖毒品给郝某某和王金某,王金某的辨认笔录是假的。

被告人岳莉彩的辩护人认为:(1)公诉机关举证的王金某证言、通话清单、辨认笔录,被告人黄建军、岳莉彩的通话清单仅能证明两个电话号之间有联系,不能证明通话的事由和内容,不能证明通话与毒品有关;现有证据不能证实被告人黄建军、岳莉彩与郝某某交易毒品的具体时间、地点、数量、价格。(2)公诉机关指控的涉案毒品没有当场称重。(3)公安机关对欣秀苑所租房屋检查时没有检查笔录,查获的8小包纸包土制海洛因(0.701克)在扣押清单上没有记载,证人黄某、黄建军的证言也不能表明该房屋中毒品的包数,对该毒品取证程序不合法且具体的数量没有证据予以证明,依法不能予以认定。(4)被告人岳莉彩对阳光小区所租房屋中放有的毒品及涉毒工具不知情,不应当对阳光小区及欣秀苑小区所查获的毒品承担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5年5月15日17时许,被告人岳莉彩驾驶晋A×××××黑色越野车从该与被告人黄建军共同租住地阳光小区出发,在忻府区团结路与新建路交叉处以150元之价向刘某(特情人员)出售土制海洛因1小包。被告人岳莉彩、黄建军于当日被抓获,当场从被告人岳莉彩随身携带物品中查获四小包土制海洛因0.530克、从二被告人共同租住的阳光小区居所阳台上查获正在晾晒的土制海洛因361.952克、冰箱内查获土制海洛因149.432克、咖啡因57.513克;从卫生间内查获含吗啡成分的棕色液体614克。

上述事实由控辩提交法庭,并经当庭举证、质证。

第一组证据,二被告人的身份信息、前科、钱款冻结情况证据。

1、被告人黄建军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黄建军的身份情况。

2、岳莉彩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岳莉彩的身份情况。

3、被告人黄建军的前科情况

忻州市忻府区人民法院(2003)忻府刑初字第93号刑事判决书,经该院查明的事实:1999年5-8月期间,被告人黄建军在家中,以每小包50元的价格先后向吸毒人员段某出售土制海洛因10余小包;1998年的一天,吸毒人员李国某在街上碰上被告人黄建军后,以每小包100元的价格向黄建军购买土制海洛因3小包;2001年3月底的一天,吸毒人员成建兵到被告人黄建军的宿舍,以50元价格向黄建军购买土制海洛因一小块;2001年4月份,吸毒人员张文某到黄建军的宿舍,先后向黄建军购买土制海洛因10余小包;1998期间,被告人黄建军在其宿舍向吸毒人员唐某出售土制海洛因2小包。2003年6月5日被告人黄建军因贩卖毒品罪被忻州市忻府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三千元。

忻州市忻府区人民法院(2010)忻刑初字第169号刑事判决书,经该院查明的事实:2010年4月中、下旬,被告人黄建军在忻府区分三次以每包90元的价格出售给吸毒人员姜某土制海洛因3小包,约合0.13克。2010年5月3日下午,被告人黄建军在忻府区七一北路华美超市对面,以200元的价格出售给闫国某4小包土制海洛因,约合0.12克。2010年5月4日中午,被告人黄建军在忻府区七一北路东江酒店附近,以260元价格出售给闫国某5小包土制海洛因,约合0.15克。2010年5月4日下午3时许,被告人闫国某在忻府区和平街中医院附近,以80元的价格出售给姜某1小包土制海洛因,约合0.03克。交易完毕后,被告人闫国某即被忻府区公安局干警抓获,当即从闫国某身上搜出7小包疑似土制海洛因。当晚9时许,被告人黄建军在忻府区七一北路宜家商务酒店被抓获,从其身上搜出8小包1大包疑似土制海洛因,经忻州市公安局刑事技术鉴定,被告人黄建军、闫国某身上查获的疑似毒品均系土制海洛因,其中黄建军携带的土制海洛因净重0.48克,闫国某携带的土制海洛因净重0.23克。2010年9月10日因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千元。

忻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3份。

第二组证据,关于本案来源和阳光小区内毒品的相关证据。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15年5月15日公安机关受理本案,并于次日立案。

2、忻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侦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及到案经过,证实该队民警于2015年5月15日接到特情刘某电话称有人在忻府区团结路贩卖毒品,该队民警立即前往该处,经过近10小时跟踪、蹲守,于2015年5月15日18时30分许在忻府区阳光小区门口将被告人岳莉彩抓获,当场在其裤子口袋内查获土制海洛因4小包,贩毒工具手机一部,20时许,在其租住的阳光小区15号楼三层西户的家中查获疑似毒品570余克,随后在阳光小区门口将被告人黄建军抓获。涉案物品毒品4小包,手机一部,汽车2辆。

3、相关物证

(1)检查笔录,证实2015年5月15日18时20分至25分,公安机关民警在阳光小区大门口将被告人岳莉彩抓获,防止毁灭证据,民警紧急对其口袋进行了检查,在其左裤口袋内检查出一个小铁皮盒,内有书纸包裹的疑似毒土制海洛因4小包。

(2)搜查笔录及照片,证实2015年5月15日19时50分至23时40分公安机关民警对黄建军、岳莉彩位于阳光小区15号楼3层西户租住地进行了紧急搜查。在冰箱内搜查出疑似毒品3包(其中:1个为红塑料包,2个为白塑料包),在西卧室床下搜查出疑似制毒工具电炉3个、黄色搪瓷缸1个、滤布2块、勺子1个、箩子1个、制毒原料纯碱5袋、醋酸酐2瓶。在阳台搜查出2处晾在白纸上的棕褐色的疑似毒品,在卫生间内搜查发现在快餐杯内1缸疑似制毒过滤残留棕色液体。在茶几抽屉内搜查出电子称3个,在东卧室柜子内发现现金28600元。

(3)搜查笔录,证实2015年5月15日23时55分至16日0时40分,公安机关民警对被告人黄建军位于团结路忻府区法院宿舍西单元3层东户住所进行了紧急搜查。在其阴面卧室柜子内搜出现金60000元。

(4)接受证据材料清单,证实2015年5月16日刘某将白纸包裹的疑似毒品一小包上交给公安机关。

(5)忻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扣押决定书、扣押物品、文件清单3份,证实冰柜内三包疑似毒品、阳台上的两包疑似毒品、卫生间一快餐杯内棕色液体一缸、电炉三个、黄色搪瓷缸一个、滤布两块、勺子一个、箩子一个、纯碱五袋、醋酸酐两瓶、现金28600元、现金6万元、电子称四个、书纸包裹疑似毒品四小包、小塑料包装袋一包、岳莉彩的银行卡五张、黄建军的银行卡四张、长城越野汽车一辆、现代越野汽车一辆进行了扣押。

庭审中,二被告人对随案移送的箩子1个、电炉子3个、勺子1个、筷子1根、刀子1把、2瓶液体、碱5袋,滤布2块、黄色搪瓷缸1个当庭进行了辨认,被告人黄建军称其中一个电炉、碱和两瓶液体是他家的,其余的不清楚,被告人岳莉彩均称没见过。

(6)山西省罚没款收据,证实2015年7月20日扣押的28600元公安机关以毒资事由进行罚没。

(7)证人吴某证言:我与黄建军没有离婚,夫妻关系是合法的,忻府区法院宿舍3单元3层东户这套房子的产权是我婆婆的,我与黄建军结婚后一直住在这套房子里,13年以来就不回来住了,就在外面吸毒,与女人鬼混,已实际分居了。我平常很多时间在我妈家住,在星期天的时候我女儿回来,我就和我女儿回法院宿舍住,大概2015年5月6号我从我弟弟、姐和我妈处凑下6万元,准备让我女儿去北京找专家培训,就放在家里柜子的抽屉里。

(8)证人邢某证言,现住团结路忻府区人民法院宿舍3单元3层西户,对面东户是分给忻府区法院原执行庭庭长黄秉未的,现已去世,一直是他三儿子住的,黄建军以前在这里住,去年从监狱出来后,就不见他回来住了,时常见黄建军老婆和女儿回来住。

(9)发还清单两份,证实扣押的黄建军、岳莉彩银行卡共八张、现金6万元进行了发还。

(10)现代车新车销售(预售)合同,出售方为南江县典宏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购买方为岳莉彩,签署时间为2015年4月7日。

收据一张,南江县宏典汽车销售公司2014年4月7日收岳莉彩现代车定金1万元。

4、2015年5月19日忻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毒品检验鉴定报告》,(晋)公(忻)鉴(毒品)字[2015]058号,受理日期:2015年5月17日。鉴定要求:对所送检材进行毒品定性检验。

检材和样本情况

(l)在阳光小区犯罪嫌疑人住所阳台上查获的棕褐色疑似毒品,净重314.598g,编号为1号检材;

(2)在阳光小区犯罪嫌疑人住所阳台上查获的另一处棕褐色疑似毒品,净重47.354g,编号为2号检材;

(3)在阳光小区犯罪嫌疑人住所冰箱内查获的1红色塑料袋内棕褐色疑似毒品,净重57.513g,编号为3号检材;

(4)在阳光小区犯罪嫌疑人住所冰箱内查获的1白色塑料袋白色疑似毒品,净重111.649g,编号为4号检材;

(5)在阳光小区犯罪嫌疑人住所冰箱内查获的1白色塑料袋棕褐色疑似毒品,净重37.783g,编号为5号检材;

(6)在岳莉彩身上查获的4小包棕褐色疑似毒品,净重0.530g,编号为6号检材;

(7)在欣秀苑小区犯罪嫌疑人租住处卧室抽屉内查获的8小纸包棕褐色疑似毒品,净重0.70lg,编号为7号检材;

(8)在刘某身上查获的1小塑料包棕褐色疑似毒品,净重0.162g,编号为8号检材;

(9)在刘某身上查获的1小纸包棕褐色疑似毒品,净重0.085g,编号为9号检材。

检验意见

(l)、所送检的(1)(2)(4)(5)(6)(7)(9)号检材中均检有海洛因成分;

(2)、所送检的(3)号检材中检有咖啡因和对乙酰氨基酚

成分;

(3)、所送检的(8)号检材中检有咖啡因、巴比妥和茶碱

成分。

忻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2016年1月6日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案件所涉毒品重量以鉴定意见为准,土制海洛因为512.615g,咖啡因57.513g。

5、2015年5月25日忻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毒品检验鉴定报告》,(晋)公(忻)鉴(毒品)字[2015]059号,受理日期:2015年5月25日,检材和样本情况:在阳光小区犯罪嫌疑人住所卫生间地面上查获的棕褐色疑似制毒残留液体640ml(净重614g)进行毒品定性检测,检验意见:所送检的检材中有吗啡成分。

6、2015年8月5日忻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毒品检验鉴定报告》,(晋)公(忻)鉴(毒品)字[2015]089号,受理日期:2015年8月5日。鉴定要求:对所送检材所附残留物进行毒品定性检验。附有送检物品照片。

检材和样本情况

(1)不锈钢盆一个,内附着白色絮状残留物质;

(2)黄色快餐杯一个(带盖),内附着点状棕褐色物质;

(3)浅黄色滤布一块,上附少量残留物;

(4)不锈钢勺子一个,上附少许白色粉末;

(5)小刀一把,上附棕色物质;

(6)筷子一根,一端附棕褐色残留物

(7)不锈钢箩子一个,上附少量残留物。

鉴定意见:1、所送检的(l)至(7)号检材所附残留物中均检有吗啡成分;2、所送检的(l)、(4)号检材所附残留物呈碱性。

现场检测报告书2份,证实2015年5月16日根据《吸毒检测程序规定》对被告人黄建军和岳莉彩的尿液进行检测,均呈阳性。

忻州市公安局关于三张光盘情况说明,内容为:随案移送的三张DVD光盘,系2015年5月15日0时至16日0时阳光小区大门进出,黄、岳二人租住房屋所在单元楼门口,停车场的视频监控录像资料。

9、证人刘某证言(特情):我来举报,我知道忻州市城区有个外地女人贩卖毒品,这个女人差不多有30大几岁,电话号码尾数7916,是黄三的情人,我平时叫她三嫂。2015年5月15日下午18时许,我给黄三的情人打电话说要买150元的货,她问我在哪,我告诉她我在新建路和团结路口的东方宾馆门口,她说她四五分钟就过来了。过了一会她开着一辆黑色的长城越野车过来了,她没有下车,只是把车窗玻璃摇下来,我伸进手给了她150元钱,她给了我一小纸包毒品,然后她开上车调头就走了,我把毒品交给公安机关。我买的是料子,就是土制海洛因。

刘某辩认笔录,证实刘某在十张免冠女性照片中指出8号照片上的女子就是卖给他毒品的犯罪嫌疑人,8号系本案被告人岳莉彩。

10、被告人黄建军供述

2015年5月16日13时38分至17时42分讯问黄建军笔录称,两年前在朋友家吃饭认识的岳莉彩,认识后慢慢交往就住在一起了,开始住在欣秀苑他们租住的房子里(十里后村口欣秀苑小区2号楼4单元二楼西户),2015年3月15日住到了忻州市团结路附近阳光小区15号楼三层西户,是岳莉彩租下的,岳莉彩不吸毒。他和岳莉彩共同居住,他住了有两个月了。他不知道从居住的房间(阳光小区15号楼三层西户)搜出的毒品是谁的,他清楚房子里面有毒品,不清楚有多少毒品,是土制海洛因。家里面的醋酸酐是他去年冬天问静乐的朋友王奇给静乐的朋友王向东要的,要了两个瓶子,每瓶剩下差不多五分之一了,一直没有见上面,也没有拿走,一直在他家里面放着。昨天晚上在租住的房子的阳台上放着的东西是土制海洛因。他不清楚是谁的,因为他吸食毒品了,知道那是土制海洛因,他不清楚这些土制海洛因是什么时候放的,他昨天下午发现的。他发现这些东西的时候家里面就他和岳莉彩。他没有问过岳莉彩这些毒品的事情。卧室里床下面的电炉、锅、碱面,电炉是他取暖用的,锅和碱是平时家里面蒸馒头用的,碱面是他买的,买了四五袋,他不知道用没用。他不知道冰箱里面放置的白色固体、白色粉末是什么东西。他吸食的毒品是前天耍钱的时候从太原东山丈子头”胡”上向一个叫李东的人买的,买了一克,当时李东也在胡上,他吸食了。岳莉彩知道他吸毒,平时他在家里吸毒也不避讳岳莉彩,当着岳莉彩的面吸毒。

2015年6月4日9时20分至11时14分讯问黄建军笔录称,公安机关从他和岳莉彩居住的阳光小区15号楼三层西户家中冰箱里查获的白色的毒品是一个姓赵的人当天在忻州市高速路口给他的,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姓赵的人临时放在他这里,说过几天拿,他当天放到冰箱里的,放的时候岳莉彩不知道。姓赵的人是他在太原的一个赌博的胡上认识的,听口音是内蒙的,岁数大概是40多岁,个子比他高些,挺胖,他以前和这个人电话联系过,现在电话号码记不得了。公安机关从冰箱里查获的一个红色塑料袋毒品和一个透明塑料袋毒品,也是这个姓赵的内蒙人给他,他放在冰箱里的,他不知道这两包是什么东西,岳莉彩不知道此事。公安机关从阳台上查获的两处正在凉晒的东西是土料子,也就是土制海洛因,这些东西也是这个姓赵的内蒙人放下的。姓赵的内蒙人放这些东西的时候就他和这个姓赵的内蒙人在,岳莉彩出去了不在家里,他没有跟岳莉彩说过,岳莉彩不知道。西面带阳台的卧室的床下公安机关查获的三个电炉子是他的生活用品,公安机关查获的五袋纯碱也是生活用品,时间长了他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买下的了。公安机关查获的不锈钢盆子和黄色快餐杯是他的生活用品,公安机关查获的大量小塑料袋也是这个内蒙人放下的,他不清楚是干什么用的,公安机关从卫生间里查获的一些褐色的液体是那姓赵的内蒙人用了一下那盆子,他也不知道姓赵的干什么来。公安机关从忻府区欣秀苑2号楼二层西户查获了八小包毒品他不知道是谁的,那个房子是他哥黄建中居住的了,2015年5月15日下午18时许他没有接过一个电话让岳莉彩出去送过一包毒品,他不知道公安机关从岳莉彩身上查获了四小包毒品是哪来的,岳莉彩驾驶的黑色长城越野车是他从一个姓高的人手里借的,有个中间人叫赵小平知道这件事,褐色现代越野车是岳莉彩的家人给买下的,大概五月初岳莉彩从四川开回来的。公安机关从团结路法院宿舍三单元三楼东户查获了人民币六万元他不知道是谁的,那个房子他不居住,是他老婆吴某居住了。毒品鉴定意见通知书他想重新鉴定,阳台上凉晒的那些毒品的重量有异议,因为那个人放下的时候是湿的,肯定重一些,干了以后再称重,他认为比较合理。

2015年8月14日16时10分至17时10分讯问黄建军笔录称,岳莉彩没见过这个姓赵的内蒙人,5月15日他什么时间回到的阳光小区想不起来了,这个姓赵的内蒙人是上午还是下午他也想不起来了,姓赵的内蒙人和他去阳光小区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忘记了。他想不起来姓赵的内蒙人在他家呆了多长时间,时间不长,半点四十分,岳莉彩一直不在。他和姓赵的人是5月14日在胡上约定5月15日上午10来点钟在高速路口见面,姓赵的人说有事,他乘出租车过时姓高的人就在那等的了。他住所查获的不锈钢盆子、快餐杯、箩子等物品与毒品没有关系。这些工具都是生活用品,放水等东西。卫生间放在地面上一盆棕色液体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和妻子吴某夫妻关系存续的,没有办理离婚手续,忻府区法院的住处他不回去,不知道由谁居住,他妈和妻子都有钥匙,他不知道从法院的住所暂扣的6万元是怎么回事,他没有卖给过别人料子。

2015年11月16日9时50分至10时50分讯问黄建军笔录称,他以前供述查获的两瓶醋酸酐是给静乐人王奇索要,好长时间了,就知道大概姓王,是个男的,怎么认识的也忘记了,哪个村的他也不知道,联系电话也忘了。他是给别人要的,王奇要做什么,他也不知道,王奇一直没有找他取,一直就在他家放的,他也没有动过。赵姓男子就知道是内蒙人,其他情况不清楚,是太原认识的,在抓获他时这个赵姓男子穿什么衣服忘记了。2015年5月15日下午他去过玫瑰苑看了一下老婆,还去光明街看了一下他妈,还去高速路上,姓赵的给了他一包塑料袋包装的东西,他知道是土制海洛因,欣秀苑小区内他租住的房间查获的8小包毒品是他放下的,与他哥哥黄建中,侄子黄某无关。他对毒品有异议,他觉得没有那么多,具体哪一部分他也说不上来。

11、被告人岳莉彩供述

2015年5月16日14时19分至56分讯问岳莉彩笔录称,2015年5月15日下午18时许她开着车牌号晋A×××××的黑色长城越野车去过团结路,她是去法院宿舍了。公安机关抓她的时候她刚从阳光小区出来走到她的车跟前,抓她的时候从她身上查获的4小包毒品是她从长城汽车上拿的。她的车是黑色长城牌越野车,车牌号是晋A-×××××,阳光小区15号楼3层西户是她2015年3月份租下的,这间房她平时和黄建军一起居住。公安机关在冰箱里查获的2塑料包东西,她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是黄建军放进去的。冰箱里公安机关查获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些白色的东西她不知道是谁的东西,她没见过那个东西。公安机关在卧室阳台发现了两处晾晒的深褐色的东西,她没有看见,也不是她的,也没看见黄建军放。公安机关在卧室里查获了一些面值不等的人民币不是她的,是黄建军的。公安机关在卧室的床下发现了两个电炉子她没有见过,不是她的。

2015年5月18日9时10分至11时3分讯问被告人岳莉彩笔录称,她和黄是别人介绍处对象了,认识差不多有两年了。他和黄建军一起生活,但经济上是分开的,她开了很多年出租车,也开过麻将馆挣下的钱,黄建军除了贩毒挣下的钱,还有赌博挣下的。2015年5月15日晚18时许,她和黄建军在租住的阳光小区15号楼三层西户待着,她在厨房做饭,黄建军在客厅坐着,有个人打电话说要货,黄建军跟她说让她送出去,她先开始说她做饭了不去,黄建军非要让她去,她就拿一包毒品出门开上车去了团结路和新建路口的东方宾馆附近和一个穿红色上衣的男子见了面,这个男子给了她150元,她把一小纸包毒品给了这个男子,就开车回到阳光小区,回来后她就把150元钱给了黄建军,又回厨房做饭了,过了一会俩人一起吃了饭,黄建军就出门走了,黄建军走了一会她下了楼准备把门口的车放到小区里面的时候,就被警察抓了。那个买毒品的男子打的她的电话,电话号码是尾数7916,这个电话是她以前用的,后来这个电话就放在家中黄建军用,她后来用的电话号码是尾数7766。公安机关在她住的房间冰箱里发现一个塑料袋装着一些白色的物品是黄建军的。他是5月15日下午放进去的,黄建军还告诉她不要把这些东西扔了。公安机关在西侧卧室阳台上发现了两处正在晾晒的毒品也是黄建军的,下午从外面拿回来的,因为中午她当时正在厨房里做饭,中午她洗完衣服往阳台上晾衣服的时候那些东西还没有在阳台上。中午她在卧室阳台上晾完衣服后,没有再去过阳台上。公安机关在租住的房屋发现的人民币不是她的,是黄建军的。她以前没有给别人送过毒品,就这一次。2015年5月15日那天没有其他人来过。黑色长城汽车是黄建军的,好象是胡上有人短黄建军的钱顶给黄建军的。褐色的没有上户的现代汽车是她买下的,她借了姐姐的钱付的首付,分期付款在四川省南江县她的老家买下的,跟黄建军没有关系。

2015年6月8日9时20分至10时45分讯问岳莉彩笔录称,她和黄建军除了阳光小区没其他居住的处所了,就这一处,2015年5月14日晚她和黄建军在阳光小区居住了,自从租下阳光小区这个住所后,她中途回了一趟四川走了二十来天,她不在,其余时间她和黄建军都在阳光小区居住。2015年5月15日她和黄建军大概是快到中午11点才起了床,起来后大概12点多黄建军就出门了,也没跟她说去干什么,黄建军走了后,她就开始洗衣服、收拾家,她把衣服洗完后,就搭在西侧卧室的阳台上,下午两点多,她去了一趟七一北路附中门口的邮政储蓄银行,大概用了40多分钟后返回住处。下午4点多她又去了一趟新建路上的欣秀苑以前租住的地方搬了一些生活用品,大概用了半小时返回阳光小区,她回到阳光小区待了差不多半小时,黄建军一个人回来的,她没有看见拿的东西,黄建军回来后就让她做饭,她在厨房做饭的时候,黄建军往冰箱里放了一些东西,跟她说不用把这东西扔了,但是具体她也没看见是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差不多快到6点的时候,她接到一个电话要货,她在做饭让黄建军送出去,黄建军让她送,让她顺便去欣秀苑拿点生活用品,然后她就出去送了一次货,送下后她就返回阳光小区继续做饭。吃了饭后,黄建军又出去了,说是去黄建军妈家送小米去,她过一会下楼准备把车开回阳光小区被抓了。她出去这两趟,黄建军没有在阳光小区的住处,也没有回来过。她没有见过阳光小区卫生间里查获的褐色液体,公安机关在床下查获的电炉子、碱面、酸不是她的,是黄建军的,她没有看见黄建军使用过。

2015年6月25日9时10分至9时28分讯问岳莉彩笔录称,她就贩卖了一个小包包,并不知家中放的毒品,公诉机关查获的毒品与她无关,那是黄建军的。

2015年8月18日10时9分至11时讯问岳莉彩笔录称,黄建军每天都回阳光小区与她一块住,在东卧室住的。5月15日是上午II点多才起的床,起来后坐客厅吸毒,没吃饭就走了。下午四五点钟才回来,黄建军自己用钥匙开的门,她问黄建军吃饭没有,黄建军说没吃饭,她就去厨房做饭,然后她就去楼下买了点面条,回来后,黄三在客厅坐的吃货。黄三回家后,她没有注意黄建军手里拿什么东西,她没有看见黄建军往冰箱里放东西,她进厨房问,黄三说不要动他放在冰箱里的东西,不要给扔了,她也就没看。中午黄三出去她在卫生间洗的衣服,她洗衣服时卫生间地面没有一个不锈钢盆里放的褐色液体,黄三下午回来前,她已洗完晾在西卧室阳台上了,晾衣服时阳台上没有褐色东西,她下午开车去欣秀苑拉了点东西,然后在阳光小区附近买了些水果就回了家。这一次出去她没和黄三说,欣秀苑租的房子快到期了,她去拉了点生活用品,出去大概半小时左右,回来后,黄三在客厅里坐的。从阳光小区住处查获的不锈钢盆、电炉、快餐杯、纯碱、醋酸、白布等东西她不知道从哪来的,家里生活不用,她没有使用过,她没有见黄三使用过,黄建军没有和她说过制造毒品这些事情。5月15日下午黄三回来后,她没有看见有外人一起回来,从她身上查获的毒品是她从家拿的,是黄建军放下的。她的一些个人物品,经查实与案件无关需发还,发还给她姑娘邢雨丹。

2015年11月16日16时36分至59时讯问岳莉彩笔录称,黄建军没有和她说过醋酸酐的情况,她没听说过一个静乐叫王琦的人,5月15日当天没有一个姓赵的内蒙男子去过阳光小区的住所,黄建军也没有向她提起一个姓赵的内蒙男子,5月15日当天,黄建军白天中午起床以后出过一次门,记不住走了多长时间,傍晚去过黄建军妈家一次,黄建军没和她说第一次出门干什么去了。

综合分析:(1)被告人岳莉彩供述、特情刘某证言对于2015年5月15日卖毒一小包的时间、地点、价格、联系电话等细节均可印证,结合抓获经过可证实本案系特情举报破获的涉毒案件,被告人向特情出卖毒品后被抓获。(2)本案系特情向被告人岳莉彩购买毒品,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岳莉彩、黄建军后对被告人岳莉彩的人身进行了检查,检查笔录上有搜查人员、被告人岳莉彩、见证人的签名,对二被告人在阳光小区的住所进行了紧急搜查,搜查笔录上均有搜查人员、二被告人、见证人的签名,并制作了相关扣押清单,扣押清单上也有二被告人及见证人的签名,刘某提交给公安机关一小包白纸包裹的疑似毒品,公安机关亦制作了相关清单,清单上有刘某签名,符合法律规定,故从该阳光小区搜到的冰箱内的三包毒品、阳台上晾晒的两部分毒品、卫生间内放于快餐杯内的液体、电炉3个、黄色搪瓷缸1个、滤布2块、勺子1个、箩子1个、纯碱5袋、2瓶瓶装液体、从岳莉彩身上搜到的4小包毒品、刘某提交的白纸包裹的疑似毒品可以证明来源。(晋)公(忻)鉴(毒品)字[2015]58号、59号、89号《毒品检验鉴定报告》涉及上述物品部分检材来源明确,相关鉴定意见可以采纳,58号《毒品检验鉴定报告》中涉及第7号检材”欣秀苑小区犯罪嫌疑人租住处卧室抽屉内查获的8小纸包棕褐疑似毒品”及第8号检材”在刘某身上查获的1小塑料包棕褐色疑似毒品”来源不明,相关鉴定意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3)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黄建军犯制造毒品罪的指控,被告人黄建军自公安阶段均未供述过制造毒品,公诉机关的起诉书中也无被告人黄建军制造毒品的时间、地点、次数、制毒方法、制毒原料的来源、所制毒品种类、克数等具体制毒的指控事实,公安机关扣押的疑似制毒原料不足以制造出毒品,89号《毒品检验鉴定报告》中不锈钢盆、小刀、筷子,在二被告人签字确认的检查笔录未有体现,该鉴定意见涉及该三个检材部分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黄建军犯有制造毒品罪的证据不足,该部分指控,不能成立。被告人黄建军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合理部分,予以采纳。

(4)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黄建军、岳莉彩多次以100元之价格向吸毒人员郝某某零包出售土制海洛因之指控事实及被告人黄建军向王金某出售1小包土制海洛因之指控事实。黄建军、岳莉彩、郝某某、王金某的通话清单不能证实双方通话的内容与毒品有关,该证据单独不足以证实与毒品犯罪的关联性。被告人黄建军、岳莉彩均未供述过向郝某某零包出售毒品,被告人黄建军未供述过向王金某出售1小包毒品,公诉机关指控该两起事实的证据仅有王金某、郝某某的证言,均系孤证,指控证据不足,不能认定,二被告人及二被告人辩护人之辩护意见的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采纳。

(5)关于公诉机关指控的二被告曾租住的欣秀苑小区居所抽屉内查获海洛因0.701克的指控,既无搜查该欣秀苑小区的笔录、也无相关扣押清单,指控毒品来源不明,且该欣秀苑小区居所当时居住的是吸毒人员黄某、黄建中,被告人黄建军庭审中不承认该毒品系其所有,现有证据不能证实该部分毒品系被告人黄建军、岳莉彩所有,不能作为指控二被告人贩卖毒品的事实组成部分,认定贩卖毒品数量中海洛因0.701不予认定。被告人黄建军关于此部分辩解及二被告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6)本案系特情人员向被告人岳莉彩购买毒品一小包,后被告人岳莉彩、黄建军被先后抓获,在二人居住的阳光小区住所冰箱内查获毒品和在阳台上查获晾晒的远超于个人吸食的大量毒品。黄岳二人系情人关系,长期同居,现场检测报告书证实二人均吸毒,在二人共同生活的空间明显处放置有毒品,二人应为明知,二被告人均称毒品是黄建军拿回家中的,被告人黄建军自98年到2010年多次零包贩卖毒品,两次被判刑,被告人岳莉彩在从阳光小区二人住所处出发出售毒品给特情人员后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从二人住所处查获的毒品,抓获岳莉彩后当场从其身上搜到的毒品均系二人共同用于出售的毒品,二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且系共同犯罪,作用相当,不分主从。

本院认为,被告人黄建军、岳莉彩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理规定,持有海洛因511.914克,咖啡因57.513克待售,应以贩卖毒品罪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责任,且贩卖毒品数量大,系共同犯罪。本案系以特情举报的方式侦破,二被告人被抓获后,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岳莉彩身上及二被告人在阳光小区的租住处搜到的涉案毒品尚未流入社会,社会管理秩序未遭到现实的侵害,量刑时予以考虑。被告人黄建军因贩卖毒品罪两次被判过刑,又犯贩卖毒品罪,系毒品再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三百五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黄建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二、被告人岳莉彩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六份。

审 判 长  杜国年

审 判 员  马丽珍

代理审判员  张利春

二〇一六年四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赵志琴

(责任编辑:admin)